宛如大片 企业家策划逃离“模范”劳教所 7名差人被解雇 ——逃离中国的企业家曝光劳教所的虐待

 

于溟,一名
胜利的中国商人,在面对来自故土不公正的遭遇后,他试图向世界讲述他所阅历和看到的十足。

为了揭破中共在奥运会筹备工作中的人权虐待和严刑,他经心策划逃离劳教所,听起来像是好莱坞的惊险片;他撰写文章,揭破牢狱制作盗版书、窃取国外作家的知识产权;他与中国的人权状师合作,在中共法院提告江泽民、要求索赔;逃往美国后,他现在公开讲述本身的故事。

2019年,1月27日,于溟抵达旧金山国际机场与老婆和儿子团圆
(The Epoch Times)

2008年8月初,当全世界惊叹北京盛大的奥运会开幕式时,35岁的企业家于溟却被关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附属病院内,他刚刚阅历了长期的严刑熬煎。

他被高压电棍长期电击和殴打。三个月来,他一向被关在一个特制的铁笼子里,既不能站立,也不能躺下睡觉。记得有一次,他被差人故意拽下楼,脸朝下,他的头被狠狠地敲在每一级台阶上。

这是他第三次因修炼法轮功而被监管,从1999年7月至今,法轮功一向在中国遭到共产党的虐待。

1996年,于溟经由过程一名
客户开始修炼法轮功。客户将法轮功最主要的一本书“转法轮”送给了他的老婆。

那时,于溟已是中国西南辽宁省垣沈阳市的一名胜利企业家。他的时装公司有100多名员工,并间接带动6家国有供应商,吸纳了1000名员工失业。

刚开始,他的客户和他的老婆都认为于溟不是那种对修行,精神钻营感兴趣的人,他们不给于溟看这本书。但是,他们越不想让于溟瞥见,于溟想越弄清楚这本书究竟是什么。

于是,于溟从他的老婆那里拿到了《转法轮》,并一早晨读完了书中的六讲内容。第二天早上,于溟开始在公园里寻找到一个法轮功练功点,深造炼功动作。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包括五套功法,遵照真、善、忍的修炼原则。对习练者在改良身体健康、减少压力方面有突出效果,同时也有助于改良与家人和同事的关连,领悟性命的意义。

1992年,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长公开面向社会传授法轮功,人们经由过程口耳相传,在中国迅速传开。到1999年,媒体报道
中国有1亿人修炼法轮功。

法轮功的受欢迎程度引发了那时的中共党首江泽民的不安和妒忌,他惧怕大众做共产党控制之外的事,他也惧怕中国人发现法轮功的传统道德教义(真、善、忍)比基于唯物主义,无神论和阶级斗争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更具吸引力。

从1999年7月起,江泽民调动所有国家资源反抗法轮功。这些政策和虐待手段直接导致了2008年,于溟在蒙受严刑虐待后、卧床不起。

于溟曾被中共劳教所关在类似如许的铁笼里,不能站,不能坐,长达三个月(明慧网)

飞越劳教所

2008年,随着北京奥运会的临近,于溟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被送到劳教所,罪名是“企图掳掠”或“预备偷窃”。

那时大纪元报道
,中共为确保奥运会前北京的“安全”,将超过300万人赶出首都,超过6万间房屋被拆除,超过100万人被送进劳教所。

在劳教所,中共为“转化”法轮功学员——迫使他们放弃崇奉,加重严刑和虐待,逼他们尽忠于共产党。

于溟无法忍受亲眼看到无辜的人蒙受如此重大的熬煎。他想,在北京取得奥运会举办权后,外界应该晓得中国产生
的事:共产党政权不如国际社会所期望改良中国人权,反而为办奥运会虐待以至杀害老百姓。

于溟决议揭破这些。

但怎样做?他作了一个大胆的企图。

依照他的企图,将有两名法轮功学员逃离劳教所,随后与在北京采访奥运会的本国记者联系,把中国劳教所的情况告诉外界。

在病院较松的监控下,于溟想办法取得了手机、一些钱,还有一把锯子,这是最重要的一个对象。

经常,劳教所的犯人会被送往病院,然后再被送回劳教所。于溟经由过程他们悄悄传信和奥秘疏浚,协调了此次病院出逃。

于溟还联系了在外面接应的人,还找人租了一处地方存身,因为他预计差人会进行疯狂搜捕。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要考虑:在两名法轮功学员逃走后,值班差人和同一牢房的22名犯人必定会受牵连和宽大。

作为一个遵照“真、善、忍”教义的人,于溟不希翼这种情况产生
。他想善待这些不知情的人。

所以他想法
弄到一些安眠药。他告诉大夫他睡不着。当拿到安眠药后,他会在护士眼皮底下吞下安眠药,但实际上变戏法地把药藏在另一只手上。

就如许,他一点一点攒够了药,在逃狱那天,让所有犯人和守卫在牢房里睡过去,如许他们就不会受牵连而被追责。

2008年8月11日,于溟的企图正式实行。牢房窗户的铁条被砍断,两名法轮功学员顺着用被单拧成的绳子从三楼下到地面。

十足进展顺遂。他们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所在被正确的人接走⋯⋯但第二个负责租房的接头人一向不出现。

不人晓得哪儿出了错。于溟不得不安排他的老婆马莉去接这两团体,并把他们藏在本身家中,尽管他很清楚这太冒险了。

果然,三天后,数百名差人,此中一些人手持枪支,围住了于家的全部
住宅区,并带走了两名逃亡者和
马莉。

在北京奥运会期间,这个几乎胜利逃离“模范”劳教所的案子,把共产党政权的最高领导人逼疯了。此次逃狱被列为“重大事件”;至多7名差人被解雇,两名劳教所的副主任遭到惩罚。

于溟和逃走的两名修炼者遭到了凶恶的严刑鞭挞

于被吊在门上,两只胳膊被张开,而双脚几乎不能沾地。他就如许被挂了一个多月。有时,当他要上厕所时,他才被放下来一会儿;有时,他要上厕所,差人也不把他放下来。所以,他只好尽量减少进食。通常,食品
或水都是差人直接塞进他的嘴里。

他差点因而死掉。

(明慧网)

“别的两人被熬煎得更厉害。”于溟说,“劳教所在事发后给这两名逃狱者下了‘殒命指标’,意义是劳教所可以在不追究责任的情况下任意对两人进行刑讯逼供。”

于溟于2009年9月2日被释放。如果他不企图逃窜,他可能在大约20天内就会被释放。

在这逃狱阅历后,三位法轮功学员除蒙受近乎致死的熬煎之外,每团体都被劳教所加期关押一年。

当被问及此次尝试是否值得,于溟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的,值得。咱们必须如许做。虐待这些年,我身边的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已被熬煎致死。你怎样权衡这些性命的价值?对冒着性命危险来阻遏更多的殛毙,我从未后悔过。”

于溟和女儿在中国(马利供应)

盗版哈利波特书

中共的劳教所不仅自愿良知犯背弃崇奉,同时也哄骗他们赢利,良知犯是无本钱

撑持的劳动力。

于溟回想
他和其他人是怎样自愿在劳教所复制哈利波特的书籍。

他说:“这是2001年年底、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不久。我被扣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咱们自愿裁剪、折叠、整理和装订《哈利波特》,还有其它书,中英版都有,还有其它语种。这些书是在别的地方印刷,等咱们把它们装订好,再就拿走了。”

于溟和第6队所有被关押的犯人装订这些书,一共做了三个多月。

于溟记得在阿谁时候,在6大队的大厅四处都可以看到堆成一米高的印刷品,走廊里也随处可见。3大队和5大队也在做这些书。

有人偷偷地把印好的纸张送到劳教所,来搬运印张的车辆看起来很陈旧。印刷品质极差:纸张看起来很黄,四处都有印刷错误和痕迹。

为了在中国新年前预备更多的书,在寒假期间卖给先生,差人自愿被关押者工作很长时间,以至通宵工作,不给他们任何报酬。

于溟估计,在这几个月里他们可以制作出几十万份如许的盗版书。

于溟默示,他早在2004年就写过一系列文章揭破了这一点,他希翼哈利波特的作者JK罗琳(J. K. Rowling)或书籍的授权出版商能看到、并进行调查,保护作者和出版商的权柄,固然
也包括被扣押者的权柄。

当他的状师被判入狱时他取得了自由

自2009年以来,于溟第三次获释后,开始与一些中国维权状师合作,这些人权状师为被不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供应辩解
。此中有王全璋、王宇、董前永、江天勇等人。

2012年5月2日,本国记者在北京采访了中国维权状师江天勇。(Mark Ralston//)

2013年8月29日,于溟在参加侄子的婚礼时第四次被捕。那时,沈阳市十多名其他法轮功学员也被抓。

因为沈阳市要开第十二届大先生运动会,中共领导人将返回沈阳,当地警方抓捕法轮功学员是所谓的“预防措施”,以防止领导人视察期间产生
任何抗议或上诉。

得知于溟被捕后,曾与他合作的几名状师也开始动手处理他的案件,但他还是被判处四年徒刑。

积极从事公益活动,为弱势群体和法轮功学员发声的人权状师王全璋被中共冤判四年半监管(公有领域)

2015年7月9日,他的状师王全璋、王宇、董前永被不法抓捕,几乎同一时间,中国有200多名中国状师和人权活动家被捕。

在服刑四年后,于溟在2017年获释。2018年年底,他想法
逃到泰国,在那里他取得了返回美国的签证。他的老婆已从美国政府取得了灾黎身份。

2019年1月27日,在中共的牢狱累积蒙受了近12年的严刑虐待后,于溟终究
在旧金山和他的老婆、儿女团圆
。然而,就在他取得自由的同一天,他的状师王全璋在被奥秘扣押了三年多之后,被判处四年半监管。

为王全璋辩解
的状师于文生目前也被扣押在徐州看守所。

扭曲的现实美国中国不一样

作为良多事情的亲历者,于溟默示,中共媒体的良多宣传都是假的。

他说,公共不晓得2015年4月22日,中共中央电视台(CCTV)播放的法庭审判背地究竟产生
了什么。

当天,中央电视台的编辑歪曲报道
了视频内容,并诽谤人权状师王宇。

那天受审的是一名
女法轮功学员李东旭,她那时与于溟一起受审。当李试图评论她的案子时,法警重重地将她撞倒、并将她押到坐位
上。

李东旭84岁的母亲无法忍受看到她的女儿遭到如许的对待,她站起来抗议。

法警想要对这位84岁的老人动粗,状师王宇离开坐位
去阻遏他们的暴力。当她恼怒的谴责差人施暴后,王状师被拖出法庭。

中央电视台当天的新闻却报道
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经由对审判录像的经心编辑,央视制作了“新闻”片段,指王状师屡次离开坐位
、制作“麻烦”,并在法庭上大呼小叫。

“人们很难想像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画面背地是什么,”于溟说。“让我感到难过的是,我在泰国和美国待的时间很短,但我却在这些地方屡次看到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在中国,我从未见过任何美国或泰国的电视节目。”

“我想总统川普(特朗普)在贸易谈判中坚持‘对等’是非常正确的。我希翼一样的原则也能适用于传媒界。”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patteelaw.com

杜耀明:党指挥差人 差人指挥香港?

香港差人和示威者僵持(Billy H.C. Kwok/)

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公室日前露面死撑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死撑警方暴力反抗,既暴露北京对港政策的真面目,也突出其没法掩藏的管治死穴。

面临史无前例的管治危机,中央的对策还是老路一条,短期是铁腕反抗、堵塞反对声音,长期是画饼充饥、发展经济收买民心。不问可知,前者是增强应用
武力打压,大规模搜捕前列抗争者,以最严苛罪名(如暴乱罪)检控,再打舆论战,抹黑从而伶仃他们,令其他示威者割席,而后再集中对付战争示威者。后者则是放慢中港融合,在生活空间、价值观念、发展前景等方面,混淆中港界线,并试图同步改良民生,修复社会抵牾,以提振特区当局的认受性。

如此应对危机,好就是只顾消灭病征,但却不对症下药,根治病症,误以为警方暴力升级,增强反抗便能扫除街头怒火,解决政治问题,完全无视“反送中”活动提出的五项诉求,一直得到多数人支撑。两个月来,林郑当局僵持毫不让步,正不竭缓和政治抵牾,一面把香港推向深渊,一面把和理非和勇武抗争两派严密连起来。

问题一日不解决,大规模游行抗议势必持续上来,而且遍地开花,特区当局和警方若仍知错不改,暴力打压前列抗争者,还诸多限制战争示威,甚或有人再次借助流氓暴力威吓市民,只会进一步与民为敌,使当局和警方两者更声名狼藉、民望下沉、引发更大危机。了局,不仅当局施政举步维艰,也必定拖累亲当局政党,在区议会和立法会选举中失去议席。

至于解决深层次社会抵牾,根本是搞错重点,因为“反送中”活动的主要问题源于北京以我为主的香港政策,不竭削弱香港的高度自治,而修订移交逃犯的条例无非是众多事例之一。因而,北京力主发展经济、改良民生、解决深层次抵牾,不是转移视线,就是对错焦点。更何况,特区当局和地产霸权是利益共同体,各人安居只是海市蜃楼,而当局从前多年为求政治准确,宁愿花掉数以千亿储备于明白象工程,也不着力改良民生,日后又怎会改变方式呢?

切实港澳办发言人,没清楚说的比说清楚的更首要。一是绝口不提黑社会在元朗无区别袭击市民的恐怖事件,固然
也不评论警方与凶徒严密合营,能否有失职守之嫌。相信北京也没法护短,索性有问不答。二是没法否认成立独立考察委员会,只是强调先收复局势,因为此建议已成社会共鸣
,全盘否认就是跟大多数港人对着干,因而只好拖延上来,待打压完成,民心安静下来,再拒绝成立也未迟。这两者都涉及工作的真相,港人必需穷追不舍、追究到底。

三是林郑的政治前途。北京虽然默示支撑她依法施政,但同一个记者会中,港澳办发言人答复澳门记者提问时,列出澳门特首必需具备的第四项条件正是市民能否接受。这句谈话固然
是讲给林郑听,也即是说,她必需在另段时间内挽回民望,否则等北京敲定合适人选后,她便非走不可,正如首任香港特首董建华当年“脚痛”下台一样。

最后,港澳办记者会的一大重点是不必
解放军介入香港,特区当局只须以警代军,增强反抗和惩处示威者,便能控制局势、支撑政权。因而可知,近期香港一些极左人士盛气临人呼吁解放军入城“平乱”,只是空泛威吓,也是中共政治文宣的一部分。

无非,北京的政策是要香港逐步走向差人国家,管治手法贴近大陆,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此政策切实早已施行,如六月十二日警方暴力反抗示威者后,政务司司长张建宗透露当局高层并无参与开枪决议,看来当局已没法驾驭警队。到近日,张建宗眼见元朗流氓袭击市民事件中,警队的恶劣表示引发民愤,因而郑重道歉,竟然被四个警员组织责骂,以至要求他告退。可见,警队在北京撑腰下,当局高层连修补官民关连的动作,也受其制肘。

固然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前提是从命于党,即党指挥枪,绝对不容警队挟天子以令天下。换言之,北京看来已夺去特区当局的警权,可以直接向警队命令,因而大可如大陆城市一样,用武警打压异己,严控局势,不必劳烦解放军了。无非,长此上来,不但政治问题不能解决而持续恶化,警队亦必成众矢之的,成为管治错误的代罪羔羊,而接近崩溃的警民关连,也必定没有最坏只有更坏了。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patteelaw.com